OwlTail

Cover image of 慧读美文~徜徉文字,品味书香

慧读美文~徜徉文字,品味书香

         我坚持买《读者》杂志快二十年了,每次买到杂志,我最先做的就是和我的学生分享读者杂志的卷首语,然后利用细小的时间分享其他精彩文章,几年下来,《读者》成为我的挚友,也成为孩子们最喜爱的杂志。《慧读美文》经常选择《读者》中的经典文章,或名家散文,每周二、四、六更新,与大家分享,愿你喜欢。

Popular episodes

All episodes

Podcast cover

朱光潜~生趣与生机

人須有生趣才能有生机。生趣是在生活中所领略的快乐,生机是生活发扬所需要的力量。诸葛武侯所谓“非宁静无以致远”,就包含生趣和生机两个要素,宁静才能有丰富的生趣和生机,而没有充分休息做优游涵泳的功夫的人绝难宁静。世间有许多过于苦的人,满身尘劳,满腔杂念,时时刻刻都为环境的需要所驱遣,如机械一般轮转不息,自己做不得自己的主宰,呆板枯燥,没有一点生人之趣。这种人是环境压迫的牺牲者,没有力量抬起头来驾驭环境或征服环境,在事业和学问上都难有真正的大成就。(镜中花摘自浙江教育出版社《谈修养》一书,杨志平图)

1min

6 May 2022

Podcast cover

章铜胜~人书俱老

“人书俱老”是孫过庭《书谱》里的句子:“初谓未及,中则过之,后乃通会。通会之际,人书俱老。”孙过庭说的是书艺。他说,练习书法,初期是不熟练的;到了中期,技艺就可能有过犹不及之嫌;而只有到了后期,技艺上才能融会贯通,在达到融会贯通的境界时,习书的人与他的书艺也就老了。人书俱老,是一种艺术上的境界,也是一种做人的境界。老是技艺的圆熟、老到、融会贯通,老也是做人的成熟,对世事的洞明,对世人的宽容、包容与理解。人书俱老,是人生的一种境界,不只是对习书人来说。推而广之,人,该是为人与做人;书,大概可以理解为我们所拥有的生活技能和态度。(心望如一摘自《滕州日报》2021年4月16日)

2mins

6 May 2022

Similar Podcasts

Podcast cover

李碧华~青黛

中藥里有一种极轻、极细如尘的粉末,深蓝色,带点儿紫,漂亮而神秘,用一密孔纱布小袋装好。性寒、味咸,清热解毒,凉血定惊。归肝肺经:大泻肝经实火及散肝经火郁——总之清一切伤肝之火。都市人肝火盛,所以得认识它。问人:“这是什么矿石物料的粉末,磨得那么细?”“它唤青黛。”啊,好名字:林青霞的“青”、林黛玉的“黛”。女性化,性感清丽,还带有黛绿年华的茂盛感。怎么不是墨绿色?“它不是矿石,而是腐烂的叶。”真是意想不到。“青黛”的前身,是菘蓝、马蓝、蓼蓝、草大青等叶子。秋天,采药人收取大堆以上植物的落叶,放进木桶或大缸中,再加入清水浸泡两三昼夜,至叶腐烂、脱皮,便捞走残渣,加入已淘过杂质的石灰乳,充分搅拌至浸液由乌绿色转为深红色,捞出液面泡沫,在烈日下晒干。以自己的痛为世人疗伤。这蓝紫色细粉,黏手黏纸,但一抖即飞,易聚易散易浮。我取过一撮,它马上渗进指甲周边,洗不掉。叫我想起萧红的小说《手》。(丁 强摘自花城出版社《青黛》一书)

4mins

27 Apr 2022

Podcast cover

意林

胸中元自有丘壑 李雪涛蘇轼的画作《老木蟠风霜》,让黄庭坚感慨万千:之所以能画出盘曲遒劲、饱经风霜的老树,是因为苏轼胸中本来就有深山大壑。“胸中元自有丘壑,故作老木蟠风霜”,这样的枯木只能出自老辣、娴熟的苏子之手。张潮以读书为例,认为一个人能从书中得到的,是由其人生阅历决定的:“少年读书,如隙中窥月;中年读书,如庭中望月;老年读书,如台上玩月。皆以阅历之浅深,为所得之浅深耳。”吕桂在给寄禅的《嚼梅吟》的跋中曰:“人生读万卷书,走万里路,而后著为文章歌咏,乃有可观。”黑格尔说,同一句话老人说出来就比一个孩童说出来,富有更多的含义,道理也在于此。(清 梦摘自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思想断章》一书)依靠祈祷无法到达彼岸马明博佛陀指向河流的对岸,问:“迦叶,如果一个人想到对岸去,他应该怎么做?”“水淺,就蹚水过去;水深,就游泳或者坐船过去。”“如果他既不蹚水,也不游泳、不坐船,那他能不能到达彼岸?”迦叶想了想,摇了摇头。“如果他站在此岸,眼巴巴地望着对岸,内心强烈地祈祷神灵把他送到对岸去,他能实现愿望吗?”“只依赖祈祷的人是愚蠢的!”佛陀说:“要到达解脱的彼岸,重要的是消除内心的无明及知见上的错误。否则,纵然祈祷一生,也是徒然!”(秦笑贤摘自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禅的滋味》一书)为什么要学点哲学刘擎哲学并不只有所谓“无用之用”。哲学启发和激励人们思考、理解和表达,这已经是显著而直接的实际作用了。比如,在工作中,我们需要展开交流,增强自己的理解力和表达力。所谓好的理解力是对方可能表达得不够清楚的时候,你能澄清问题、辨析疑难或发现要点,这种理解需要更敏锐和完善的认知和思维方式。同樣,好的表达力是当你谈论困难的议题,或者面对理解力相对不足的对话者,能够让对方明白你的话。讨论一个问题,可能更好的思路或者不同的角度,就可以让你厘清前提、证据和推论之间的关系,所有这些都跟哲学素养有关。(戴省宇摘自理想国·北京日报社《从惊奇开始:青少年哲学第一课》一书)名声和名誉【德】叔本华名声和荣誉就像一对双胞胎。名声是永恒的,荣誉却是短暂的。这里所说的名声当然指的是最高层次、真正意义上的名声。名声的种类很多,有一些也会转瞬即逝。荣誉是人们在同样的环境中必备的素质,名声对应的却是人们无法要求每个人都具有的素质;我们可以赋予自己荣誉,却要依靠别人来得到名声;荣誉最多能让人知道我们,而名声则能让人永远怀念我們;人人都能求得荣誉,却只有少数人可以获得名声,因为只有那些做出非凡成就的人才有资格获得。能够永远流传的名声就如同橡树,长得慢,但能长久;短暂的名声如同一年长成的植物,到时间就会枯萎;虚假的名声却如同菌类,一夜之间长满山野,但很快就凋落了。(枫林晚摘自上海人民出版社《人生的智慧》一书,顾 静图)

9mins

26 Apr 2022

Most Popular Podcasts

Podcast cover

徐光耀~摔跤

1min

19 Apr 2022

Podcast cover

顾随~随便谈谈

读书多而神劳,毋宁读书少而神逸。劳则纷无所得,逸则静有所会也。  读书之法,宁迟勿快,宁静勿慌,宁少勿多,宁拙勿巧。  学书(谓习字)令人俊,学诗令人雅,学剑令人壮,学柔术令人健。  于众人忙乱时,能以静遇之;于众人艳羡时,能以淡处之:做学生定然是好学生,将来便能做些事业。  常玩月令人心静,常玩水令人心淡,常读书令人心广,常下棋令人心忿,常赌博令人心诈,常闲散令人心荡。  得意时,以静处之,则心不骄矜;失意时,以静处之,则心不忧伤。忙时,以静处之,则心不内乱;闲时,以静处之,则心不外驰。  与好友假不得,与俗友真不得。宜真而假,宜假而真,其失均也。  善笑是有趣人,善哭是多情人,善不笑不哭是深心人。哭人之笑而笑人之哭,不是宵小便是奸雄。(抚玉摘自河北教育出版社《顾随全集》一书)

4mins

13 Apr 2022

Podcast cover

王太生~民间性格

民间性格王太生民间性格是一个地方的气质和风骨,每个地方都有它的民间性格。口味即性格。我们这地方的人,口味清淡,菜偏甜,性格柔中带刚,刚中有柔,大多数人,性情是安静的。就像吃螃蟹,多费神的一件事呀,我们不急不躁,大人小孩,吃得干干净净,神态安安静静。民间性格,是一种与生俱来的气质。杭州人风雅。明代高濂《四时幽赏录》记述杭州人一年四季的风雅闲事就有48件:春时,在孤山月下赏梅花,八卦田里看菜花;夏天坐在三生石上谈月,飞来洞中避暑;秋天去满家巷赏桂花,去胜果寺月岩望月;冬天攀三茅山顶望江天雪霁,西溪道中玩雪……民间性格,是暗生和滋长于民间的一种风骨。民间性格,不仅体现在这个地方的人的性格里,戏曲也是一种载体。我曾采访一个剧团,那天他们到乡下演出。开演前,演员们挤在简陋的一角认真地化妆,我用相机近距离拍下了许多特写,尤其是演员化妆后的面部特写。开演后,我站在后台,见台下黑压压的一大群人,如痴如醉地看着舞台,他们浸淫在戏中,进入特定的情境。我知道,观众是如此喜爱这样的艺术表演,因为这样的戏曲接地气,更接近乡村淳朴憨厚的民间性格。菜市场也是一个地方民间性格的一部分。一个卖,一个买,从两个人的对话中,可以了解这个地方的民间性格特点。当卖家称好菜,递到顾客手上,买菜的女人忽然尴尬了,原来她忘了带钱。那个卖菜的小贩一脸微笑说:“不要紧,不要紧,你先拿回去吧。”菜市场里有不加修饰的民间性格,高声吆喝的,亲热招呼的,浅笑吟吟的;粗嗓门,细喉咙……粗犷与细腻,呈现得淋漓尽致。民间性格,包含着急与慢,粗犷和细腻,大方与小气,真诚和虚伪,张扬与谦卑,甚至是风风火火,古道热肠。民间性格,更体现在那些小人物身上。有一次,我们在陌生的地方迷了路,问旁边一位经过的路人,对方不仅指了路,还带我们到一个路口,再三说明,才放心离去。民间性格,是一个人的性格,更是一个地方的性格。闲阅县志列传,里面有一段记载古代乡贤魏老先生预知生死的故事:“预自刻期沐浴,具衣冠,端坐而卒。卒之日,犹赋诗饮酒,谈笑如常时。”这位曾官至明代兵部左侍郎的老先生,似乎听到死亡的脚步走近,便用清水沐浴,穿戴好衣冠,端坐而逝。去世前,留亲友在家中饮酒赋诗,谈笑自若,面色温和,一如往常。我读罢此数行文字,唏嘘不已。此乃真正通透之人啊。

6mins

6 Apr 2022

Podcast cover

明川~门前溪一发,我作五湖看

门前溪一发,我作五湖看——明川“一发”是最小境界,“五湖”是广大境界。能把一发溪水,当五湖般观看,那个“作”的功夫,就不等闲。千万不要以为是“做作”的“作”,也不要残忍地理解为“自我欺骗”,而是处于狭窄局促的现实里,心境的恒久广大。在荒谬的世代,净土何处?五湖何处?谁能天天安躲于净土?誰能日日浪游于五湖?于是只有“作”了。心境是自己的,可以狭窄得杀死自己、杀死别人,也可以宽广得容下世界、容下宇宙。是忧是乐,由人自取。市尘蔽眼处,我心里依然有一片青天;喧声封耳地,我心里依然有半帘岑寂。狭如一发之溪,能作五湖看,则对现今世界,当作如是观,当作如是观。摘自:《读者》2022年第1期

2mins

4 Apr 2022

Podcast cover

傅菲~荒木寂然

去深山之前,我不会料想到自己会看见什么,是什么令自己产生意外之喜。譬如,巨大的蜂窝吊在三十米高的乌桕上,一棵被雷劈了半边的树新发青翠的树枝,壁立的岩石流出汩汩清泉,松鸦抱窝了一群叽叽喳喳的小鸟……这些景象让我迷恋。 我收集了很多来自深山的东西,如树叶、花朵,如动物粪便,如羽毛,如植物种子,如泥土。我用薄膜把收集的东西包起来,分类放在木架上。木架上摆放最多的,是荒木的腐片。 之前,我并没想过收集腐片,去了几次荣华山北部的峡谷,每次都看见巨大的树,倒在溪涧边,静静地腐烂,有一种说不出的东西撞击着我。有树生,就有树死。生,是接近死亡的开始。有一次,我和街上扎祭品卖的曹师傅,去找八月瓜,找了两个山坳也没找到。曹师傅说,去南浦溪边的北山看看,那边峡谷深,可能会有。我们绑着腰篮,渡江去了。立冬之后,幽深的峡谷里,藏着许多完全糖化的野果。猕猴桃、八月瓜、地菍、寒莓,这些野果,在小雪之后,便凋谢腐烂了。我和曹师傅沿着峡谷走,眼睛瞧着两边的树林。“这么粗的树,怎么倒在这里?”曹师傅指着深潭问。我拨开灌木,看见一棵巨大的树,斜倒在潭边的黑色岩石上。 这是一棵柳杉,穗状针叶枯萎,粗纤维的树皮开裂,有部分树皮脱落。我对曹师傅说:“柳杉长在沙地,沙下是岩石,根深扎不下去,吃不了力,树冠重达几吨,就这样倒了。它的死,缘于身体负荷超出了承重。”柳杉倒下不足半年,它棕色的树身还没变黑,它还没经历漫长的雨季。 雨季来临,树身会饱吸雨水,树皮逐渐褪色,发黑,脱落;再过一个秋季,木质里的空气抽干水分,树便开始腐烂。我从腰篮里拿出柴刀,开始劈木片,边劈边说:“倒在涧边,柳杉成了天然的独木桥,可以走二十多年呢。” 荒木要烂多少年,才会变成腐殖质层呢?我不知道。泡桐腐化需要五年,然后肌骨不存。山茶木倒地二十年后仍如新木。枫香树,只需十年便化为泥土。木越香,越易腐化——白蟻和细菌,不需要一年,便噬进木心,无限制地繁殖和吞噬。白蚁和细菌是自然界内循环的消化器。粗壮的枫香树,锯成木板,可以用作一栋大房子的楼板,却最终成了这些生物体的果腹之物。 最好的树,都是老死山中的,可谓寿寝南山。 倒下去,是一种酣睡的状态,横在峡谷,横在灌木丛,横在芭茅地,静悄悄的,不需要翻动身子,不需要开枝长叶。它再也不需要呼吸了。它赤裸地张开四肢,等待昆虫、鸟、苔藓。树死了,但并不意味着消亡。死不是消失,而是一种割裂。割裂过去,也割裂将来。死是一种停顿。荒木以雨水和阳光作为催化剂,进入漫长的腐熟阶段。这是一个更加惊心动魄的历程,每一个季节,都震动人心。 对腐木来说,这个世界无比荒凉,只剩下分解与被掠夺。对自然来说,这是生命循环的重要一环。 这一切,都让我敬畏,如同身后的世界。(芊 芊摘自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深山已晚》一书,陈玉斐图)

9mins

19 Mar 2022

Podcast cover

郭华悦~小懒

人生于世,一味勤,不见得是好事。与人处,得小懒。管头管脚,大到原则问题,小至鸡毛蒜皮,样样都想插一手。这样的相处模式,除了惹人厌,再难有其他结果。容他人藏点隐私,给彼此留点空间,这样的小懒,比起所谓的无微不至更令人欣赏。与人言,也得小懒。话不能说得太满,意犹未尽之处,于人于己都是余地。留有这样的余地,日后才好转圜。同样的意思,横冲直撞与婉转留余,可能带来不同的结果。留一线,好相见,这样的留,自然是小懒。言语中的小懒,还在于倾听。话不说满,这满是话意,也是话频。一味照着自己的频率说,不顾对方的感受,也不理会对方的想法。这种单方面的所谓沟通,比起无言的尴尬,更令人心生厌烦。话不能说得太满,也不能说得太勤,时时带着点小懒,关注对方的心思,给对方表达的机会,这才是两相宜的沟通方式。独处,也得带点小懒。忙忙碌碌,俗务缠身,这是很多人的常态。但再忙,总得有那么一些时光,一个人,一本书,一盏茶,静享闲暇之乐。紧绷与小懒,劳与逸,两相结合,人生的路才能走得更远。养儿育女,其实也需要小懒。能干的父母,容易养出懒惰的儿女。事无巨细,大包大揽,自然会让儿女养成依赖的习惯。久而久之,习惯就成了本性。到那时,再怎么怨叹,也无济于事。人生的小懶,不同于彻底躺平的大懒,也不是任由本性的放纵。一路奔跑之余,总得留有那么一点儿时光,来放任自己的小懒。这样的小懒,如春日的阳光,又似秋日的微风,不多不少,却刚刚好。(乔 伊摘自《联谊报》2021年12月15日)

4mins

10 Mar 2022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