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wlTail

Cover image of 猫哥详说红楼梦

猫哥详说红楼梦

开谈不说红楼梦,读尽诗书也枉然。红楼梦是中国古典小说的巅峰之作,它是一部人性的赞歌、女性的赞歌、清代社会百科全书。猫哥陪女儿读书是猫哥陪女儿成长的独特方式,以我的声音陪伴女儿成长,陪伴女儿遨游书海。以前读过儿童书,如国内的《宝葫芦的秘密》,国外的《纳尼亚传奇》,读过金庸武侠,也读过古典名著如《西游记》,从今天起正式开始读《红楼梦》。这不是直接对着原文的朗读,不是普通的有声书。而是在读书中饱含猫哥读红楼梦20年的心得,以及猫哥对人性的独特领悟,这是一份红学爱好者必听的红楼梦音频。

Popular episodes

All episodes

The best episodes ranked using user listens.

Warning: This podcast data isn't working.

This means that the episode rankings aren't working properly. Please revisit us at a later time to get the best episodes of this podcast!

Podcast cover

《乱世佳人》《飘》112:才说穷困苦阵阵,又逢高考迎莘莘

《乱世佳人》《飘》112:才说穷困苦阵阵,又逢高考迎莘莘

30mins

8 Jun 2021

Rank #1

Podcast cover

红楼梦399读续集宝钗忙代购,品奢华读者迎新生

  猫哥继续陪女儿读书,这是猫哥陪女儿成长的独特方式,以我的声音,陪伴女儿成长,陪伴女儿遨游书海。以前读过儿童书,如国内的《宝葫芦的秘密》,国外的《纳尼亚传奇》,读过金庸武侠,也读过古典名著如《西游记》,从今天起,正式开始读《红楼梦》。这不是直接对着原文的朗读,不是普通的有声书。而是在读书中饱含猫哥读红楼梦20年的心得,以及猫哥对人性的独特领悟,这是一份红学爱好者必听的红楼梦音频。

14mins

23 May 2021

Rank #2

Similar Podcasts

Podcast cover

《乱世佳人》《飘》054:奎宁加急出紫禁,鸦片换装进药房

《乱世佳人》也就是《飘》,是猫哥制作的收费节目。但是其中有几集,猫哥决定将其设为免费,原因是这里面讲到了重要科普。一个好的科普不应该只让少部分付费用户听到。毕竟这个科普对大家都有用,免费可以帮助到更多的人。

30mins

14 Nov 2020

Rank #3

Podcast cover

《乱世佳人》《飘》042:群体情绪太可怕,独立思维难保持

《乱世佳人》也就是《飘》,是猫哥制作的收费节目。但是其中有几集,猫哥决定将其设为免费,原因是这里面讲到了重要科普。一个好的科普不应该只让少部分付费用户听到。毕竟这个科普对大家都有用,免费可以帮助到更多的人。

30mins

14 Nov 2020

Rank #4

Most Popular Podcasts

Podcast cover

《乱世佳人》《飘》039:一腔苦水付日月,两位贵妇拜门庭

《乱世佳人》也就是《飘》,是猫哥制作的收费节目。但是其中有几集,猫哥决定将其设为免费,原因是这里面讲到了重要科普。一个好的科普不应该只让少部分付费用户听到。毕竟这个科普对大家都有用,免费可以帮助到更多的人。

30mins

14 Nov 2020

Rank #5

Podcast cover

红楼梦398家凋零黛玉成孤女,族繁华三春有西宾

  昨天,猫哥的公众号《猫哥在线》收到了这样的留言,留言人提了两个跟《红楼梦》有关的问题。  这个人的留言不是用文字的方式打的,他之前曾经以文字的方式发在他的QQ空间,这次估计是为了省事儿吧,就把他自己QQ空间的截图发到猫哥的公众号上来了。  这两个问题问得很有质量啊,所以猫哥这次呢就专门拿出来说一说。正好呢,之前早就有人跟我提出来过,猫哥你在公众号上开辟一个答疑栏目呗。我是一直没有开辟,这次就起个头吧,至于将来要不要专门开辟这样的答疑栏目,我还没想好。不过呢,如果碰上了有质量的问题,我一定可以拿到公众号里来专门答疑的。  在这里说明一下,猫哥只是做脱口秀,并没有打什么草稿,所以有没有什么条理并不重要,说的有没有遗漏并不重要。而且呢,大家看到的文字是根据猫哥的脱口秀自动转换的,所以有没有错别字,能不能读通并不重要。  另外再做一点补充,之前猫哥每天在公众号里说的三言两语,发出去的标题图都是一个唐僧。  为什么选这个图呢?有人说看着不习惯,原因是之前我的三言两语,从来就没有什么计划,明天要说什么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往往是我看一下热点,发生了一件什么事儿,我来点评一下,而且我的话我只能保证这代表我个人观点,也不代表什么正确啊、真理啊,所以我把我自己说的话叫做唠叨,“猫哥每日叨叨”,叨叨就是叨逼叨叨逼叨,就这么说说而已,你爱听就听,不爱听你直接关了。  那今天开始呢,猫给我做一个尝试,因为我自己的照片来做这个标题图。  这个标题图的照片是从哪来的呢?是猫哥我自己录制的《猫哥详说红楼梦视频版》里面的一个截图,我觉得看起来还可以。有很多人看了猫哥录制的《猫哥详说红楼梦视频版》以后说:“唉呀,比我想象中的年轻。”  基本上,留言如果不是说《红楼梦》本身,是在说猫哥呢,那都是这个观点,“比我想象中的年轻”,还有人说,“我想象中以为猫哥是一个年老的胖子”,第一不年老,第二不胖。所以我觉得,我自己既然这几年因为《红楼梦》而导致有这么大的收听量,与其让大家纷纷去猜我长啥样,特别是猜成了有皱纹的啊、谢顶的啊、胖子啊,我还不如公布我的照片呢。所以从今天开始啊,这个“叨叨”呢,就把我自己的照片作为封面图。  另外做一个小广告,猫哥我录制的《猫哥详说红楼梦视频版》,虽然不能做到每天更新,但基本上也一直在做。视频版的内容,跟原来大家听了400集的音频版内容呢,有很大的区别。基本上不会按照读书的顺序一个字一个字的读过去,而是每一次都拿一个话题出来聊一聊。所以视频版红楼梦可以作为音频版红楼梦的续集、作为补充。建议大家音频版的也还是要听。视频版的不可能完完整整的去聊《红楼梦》,但是如果你喜欢猫哥对红楼梦的解读呢,视频版也是要看的,因为视频版并不会把原来400集音频版里讲过的那些话再拿出来说说,而是我额外想到的、额外能补充的、额外能总结的这些拿出来聊一聊。  这位朋友问的第一个问题是:林黛玉她不应该没有资产,他的父亲是巡盐御史,是个肥缺,就算是清官,他的工资也不会太低,林黛玉是他的唯一继承人。  要回答这个问题呢,就必须要回到我们古代的家族制度。我们中国古代的家族,跟我们现在的家庭观念是不一样的。我们现在一个家庭是什么?就是爸爸妈妈和我。任何一个小孩,你问他你家有几个人啊?“爸爸妈妈和我”或者“爸爸妈妈还有哥哥(姐姐)和我”,一般来说就是这样的规模的小家庭,但是古代呢从来没有这种规模上的家庭,都是家族这个概念。一个族有多少人呢?动辄就是几百个人。林黛玉之所以父母死了以后只能到娘舅家去,并不是说他们林家家族已经没人了,而是他们林家家族已经关系比较远了,并没有比较亲的叔叔伯伯。  那么远的关系一定还有,就算关系疏远到你实在理不清他究竟是哪个人传下来的后代了。比如说猫哥我的老家,我就查过我们家的家谱,我的爷爷很争气,生了整整4个儿子,而且这4个儿子都很能生,所以我这一代的堂兄弟有好几个。但是,除了我爷爷、我的叔叔伯伯4个人、还有我的堂兄弟这么多个人以外,我们村里还有其他那么多个同姓的人,我们是一家子的人,但是到家谱里去查,往上查一代两代三代四代五代六代七代八代,都没有发现我们是同一支。也就是说,我的爷爷基本上可以断定是七八代单传,不一定当时只生一个,是只活了一个。就是这样的一种关系,但是,那些人依然跟我同族、同宗,如果我们生活在古代的话,我们依然是在同一个祠堂、一个宗室里面,接受同一个老者的管理。  所以,我们回到《红楼梦》里来,林黛玉她的老家还有没有这种关系的姓林的人,那一定是有的。只要姓林的这个姓,在他们老家还有,就算是一个族内的。在这种情况下,关于财产的继承,任何一个男的都比林黛玉更有资格。你不能够以我们今天的法律,我们今天的法律规定了第一序列的继承人是哪几个、第二序列的继承人是哪几个、第三序列的继承人是哪几个。按顺序一个一个来,但是古代不是的,古代是只要这个林氏家族还有一个男的在,他一定比这个亲女儿更有资格继承。  我们可以切换一下视角,来说一说假设贾家已经到了这种地步,比方说贾家的几个男的都已经人口凋零得没有了,只剩下三春了。那么贾家那些旁支,比如说像草头的那么多名字啊,贾萍、贾芝、贾芬……我根本就不知道他属于哪一个人传下来的,你已经找不着他是从哪个人传下来的那一支的了,但是他一定比迎春、探春、惜春更有继承权。这是古代的一个现象,我们今天的人不能理解。  在古代最好欺负的是两个人,一个是孤儿、一个是寡母。孤儿呢,因为人小,他虽然还是个男的,但是因为他人小,他争不过那些旁支的、看起来是兄弟、其实也未必是兄弟的人。寡母呢就更倒霉了,不光财产没有了,甚至于连她人都会被瓜分掉。比如说我们族里还有哪一个男的是个光棍,这个寡妇我们族里自己“消化”掉吧。在古代这是常事,我们不能够只看看这些贵族的记载,就以为那是全部。其实在古代也不是哪一个寡妇都能够像李纨这样,你愿意守一辈子的寡,别人对你也不错,给你衣食无忧。其实在很多家族里面,你想要这样子都不行的。  具体的原因是什么呢?因为古代在家族内部实行的是公有制,虽然说我们国家层面上的公有制是到了新中国才有的,但是从古到今在一个家族内部财产一直是公有制的。而管理上面呢,比较接近于共和制,也就是说是有“议会”的,只不过这个“议会”的产生不是靠选举,是靠资格,你是这一辈的人,你有这么大的年纪,那你就在议事堂里有说话的份儿。  所以有人得出一个解读,说贾琏送林黛玉回去奔丧以后,办完丧事回来,林黛玉依然是一无所有,是不是贾琏吞了林家的资产。贾琏有没有这个能力咱们暂且不说,就算贾琏有这个心思,他也动不了林家的奶酪,你真以为整个苏州没有一个姓林的人了吗?不太可能啊。  这是第一个问题,这位朋友的第二个问题说:贾家的女孩儿是怎么读书认字的?他们家塾中是男孩子,女孩子是去不了的,家里又没有像林黛玉那样专门聘西宾,难道是自学的?而且在第三回林黛玉进贾府的当天,贾母就说,“让姐妹们不要去学堂了,家里有远客来”,所以他觉得这里面矛盾重重,猫哥来解答一下,这里面一点都不矛盾。  首先贾家一定请西宾,这种事情已经属于常识到没有必要写了,什么叫“常识到没有必要写”呢?你现在每天起来都会刷牙洗脸,但是你绝对不会专门来写一下,“我今天刷了个牙洗了个脸然后才出门”,你不会这样写。你要写到这个文字,除非是你正在刷牙的时候发生了一件什么事儿,牙龈出血了,牙齿掉了一个,除非发生这样的事你才会去记录,否则你绝对不会专门写字去记录你今天刷牙了。因为它太常识了,常识到你没有必要去写下来。  像贾家这样的家族——咱们不要说贾家。只要家里除了吃一口饭以外还能有点余钱的,都会把教育放在第一位。所以吃饱了饭以后有那么一点余钱,但凡能够送小孩去读几本书的,都送到私塾去了,如果还有点余钱,但凡能够请得起一个西宾一定会请,何况是贾家这样的家族呢?  那么贾母收到的不必去学堂了,这个学堂一定不是贾宝玉去闹的那个学堂,一定是指他们家里请了西宾来教几个春的。只不过呢,这种事情太平常不用写下来。而且因为这几个女孩子在一起读书,所以在贾母嘴里就变成“不用去上学了”这样说法了。所以这个不存在矛盾,也不是按照这个人问的一样,说曹雪芹他披阅十载、增删五次反而乱了逻辑。在这方面是不可能乱的,因为这是常识。你要精心编出来的故事也许编得有漏洞,但是常识方面的你只有可能会漏写,而不可能写成了矛盾。

13mins

23 Jul 2020

Rank #6

Podcast cover

红楼梦394二十载品读昭日月,四百集音频换烟霞

  猫哥继续陪女儿读书,这是猫哥陪女儿成长的独特方式,以我的声音,陪伴女儿成长,陪伴女儿遨游书海。以前读过儿童书,如国内的《宝葫芦的秘密》,国外的《纳尼亚传奇》,读过金庸武侠,也读过古典名著如《西游记》,从今天起,正式开始读《红楼梦》。这不是直接对着原文的朗读,不是普通的有声书。而是在读书中饱含猫哥读红楼梦20年的心得,以及猫哥对人性的独特领悟,这是一份红学爱好者必听的红楼梦音频。  这集从解答大家的疑问入手,然后聊一聊大家应该怎样读书。

24mins

20 Feb 2020

Rank #7

Podcast cover

红楼梦397科学声音新书付梓,热心听众福利降临

  猫哥继续陪女儿读书,这是猫哥陪女儿成长的独特方式,以我的声音,陪伴女儿成长,陪伴女儿遨游书海。以前读过儿童书,如国内的《宝葫芦的秘密》,国外的《纳尼亚传奇》,读过金庸武侠,也读过古典名著如《西游记》,从今天起,正式开始读《红楼梦》。这不是直接对着原文的朗读,不是普通的有声书。而是在读书中饱含猫哥读红楼梦20年的心得,以及猫哥对人性的独特领悟,这是一份红学爱好者必听的红楼梦音频。  在最近的这段时间里,猫哥收到的种种反馈,从数量和激烈程度上讲都远超以往。原因很简单,猫哥以前一直在默默地读小说,对小说内容的理解不会有什么太大的争议。虽然在讲的过程中——不管是《仙剑奇侠传》、还是《江相派传奇》、还是《红楼梦》——只要小说的内容提到“肿医”、或者“《移经》算卦”,我都会适当加几点我的观点,告诉大家这有多荒谬。但是,那毕竟是几句观点而已嘛。不像后来专门做了三期节目,其中有一期是专门说转鸡阴、有一期专门说肿医——还录了个超长版。  以上节目带来的结果是什么呢?就是好多听友跟我舌战不休。有些听友,在过去的一两年里,特别是追着听《猫哥详说红楼梦》的过程中,对我的态度,那真叫夸赞有加,对我用的那些语句,我都不好意思复述,好像我在自我吹捧一样。但是,等到关于肿医和转鸡阴的这两期节目上线,那些对我的言辞和言辞背后的语气顿时180度转弯。当年捧得有多高,现在摔得就有多狠,这也叫“登高必跌重”嘛,秦可卿讲过。  对于这样潮水般的反对之声,起初我是这样总结的:猫哥我毕竟是做小说节目的,特别是《红楼梦》节目,引来的听众都是对传统文化更加着迷的人,所以,当传统文化和现代科学不一致时,我的听众才会这样坚决地维护传统内容。我还很羡慕地说,《科学有故事》的听众肯定不是这样的群体,因为《科学有故事》从开始的第一天起讲的就是科学,吸引来的听众肯定更倾向于赞同科学而不是传统的东西。结果事实与我的猜想还是不一致,在他那边也有大量听众为了维护传统的东西,而不惜与主播打嘴仗。  其实吧,就在关于肿医的这期节目上线之前,《科学有故事》的主播汪洁就提醒过我,做好心理准备哦。说实话,心理准备当然还是有的。因为在此之前,猫哥虽说没有系统地做一期节目,但是点点滴滴的观点早就都说过。言语的碰撞、唇枪舌剑都是有过的。但是,节目上线以后,猫哥收到的反馈还是有些惊讶,比以往都要言辞激烈嘛。  今天这期节目,我不打算再说任何观点。是不是认怂了呢?这倒不是,不管是在节目下留言,还是在听友群里聊天,猫哥我舌战群儒,以一敌多,还没有认过怂。只是单纯地觉得没有必要了,因为不管我再说什么,都是已经被我自己说过的内容。  有个现象不得不提一下,在最近这段时间,有好多朋友通过各种方式来跟我辩论,既有在听友群里激战的,也有私聊和私信的。他们问猫哥的那些问题,猫哥我要是不回答呢,显得太高傲和冷酷。但我要是回答呢,内容都是在节目中已经说到过的,我等于是在一遍一遍地重复自己的节目。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说,与我意见不一致的人,他并不是真的在跟我辩论,而是他已经不在乎辩论不辩论了,他只是想要学一学琼瑶的六字真言:“我不听我不听”。比方说,有人问我:“你保证科学家做出的研究都是对的吗?”我很老实地回答:“我不能保证,就连科学家自己也不保证,事实上科学结论有许多都被后来的研究推翻了。”于是,对方觉得他赢了。其实大家如果真的听过我的节目,你就会知道,这恰恰是我支持科学的一个原因好不好。  所以,今天这期节目,猫哥绝对不再说任何观点。还是那句话,我要说的,之前的节目都已经说过。  那说点啥呢?说一下猫哥这几年的历程和心得呗。在最后还要给大家留一个彩蛋,欢迎大家耐心收听完这期节目,并且,希望这个彩蛋能让您有所收获。  好多听众以为我就是做文学类节目的,因为我最火的专辑就是《猫哥详说红楼梦》。所以才有听友说:“你就好好讲你的小说,别扯那不相干的”。他们不知道,要是论起猫哥我写写画画读读说说的历史,科普才是正经的好不好,读小说其实是打杂的。没想到的是打杂打出了更大的名气,说明猫哥做正经的科普没做好。向大家致个歉。  猫哥给自己的定位,一直是4句话24个字:“交流教育心得,传播身边科普,欣赏户外美景,共铸品质生活”。除了最后一句话“共铸品质生活”是假大空、凑数的以外,前三句话立意非常明确。第一我关心教育,第二我热衷科普,第三我现实中做的最火热的带大家旅游。  有好多人说,哎呀你这么关心教育啊,那教教我小孩怎样才能提高几分。对不起您问错人了,我关心的是你怎样的陪伴才能让小孩有更健康的成长,而不是考分。如果让我选择,我选择让我女儿少考几分,换来她身心更健康。以上这个观点我不管是在电台节目中、还是现实中,我都是反复说的。所以现实中对我提这种要求的都让我拒绝了,甚至还有人说“你既然是师范毕业的,你在那么好的学校当过老师,你就给我小孩加加课呗”,我都直接拒绝了。  说完教育说说科普,我的科普和别人的科普有什么不同呢?主要是两大区别,一是细节不同、二是方向不同。下面一个一个说来。  所谓的细节不同,猫哥在这里要隆重介绍《科学有故事》的主播汪洁。他在做每一期节目的时候,他要说到一个事,一定会去把这件事的细枝末节全部梳理一遍。如果一个研究是国外人做的,中国人引进来的。他会放弃别人翻译好的内容,亲自去查原文,再重新翻译一下,以确保其中所有细节的精确。举个例子吧,有人对猫哥说“米国人自己不吃转鸡阴”,猫哥我的回答就是“米国人也吃转鸡阴的”,而汪洁则直接拿数据说事,米国每年消费掉多少转鸡阴大豆、玉米,还吃掉多少由转鸡阴植物再加工制作的其他食品,平均到每个米国人头上一年吃掉多少。这么细的工作猫哥我从来不做,我既没这个能力也没这个精力。所以,可以这么讲,汪洁他们做的节目是既定性又定量的。而我讲的观点往往定性,但不定量。这是我的科普在细节上的不同。  第二是方向上的不同,平常大家听到“科普”两个字,脑海中想到的一定是那些高大上的词,比如“相对论”、“量子力学”、“宇宙大爆炸”、“引力波”。而我呢?我当然也讲相对论、引力波这些东西,但是我更多的是关注是咱们身边的那些是是非非。我所要传播的科普是咱们身边那些容易忽略的常识。比如说食物会不会相克啊,孕妇能不能吃螃蟹啊。这才是我更关注、更用心去做的。相对论和引力波那属于有空的情况下玩个票。  但是!然而!猫哥我要更进一层了,长期以来,我最要说的,其实还不是这个层面上的科普。  在猫哥我看来,“认知”这个东西有三大层次:第一层是知识,知识这种东西,其实很容易普及,只要讲了就知道了,没讲就不知道。比如“铅笔不含铅”,比如“吃味精是安全的”。这些就是一个知识点,没人讲过你就不知道,有人讲了你就知道了,如果考试的话,也就是一个选择题或者是非题。你从小就知道地球绕着太阳转,你比哥白尼时代99.9999%的人都聪明吗?当然不是,是因为有人告诉你一下你就知道了。所以,知识这个层面,是普及起来最不费吹灰之力的。  第二层是思维模式,也就是汪洁一直在强调的“科学精神”。“比科学故事更重要的是科学精神”,这将决定你的认知方式。比如说,猫哥我明明做了一期节目,从一二三四五六七等方面,既证明了味精是安全的,也告诉你不安全的流言从哪儿来,还告诉你这么多恐惧感来自哪些方面。可是,你依然有可能根本不理睬。到现在为止还有大量的朋友——猫哥我现实中就在这样的朋友——他以不吃味精为荣。并且老是铁口直断“吃了得癌症”。这些人和另外一些愿意跟着科普去思考,愿意改变自我的人相比,区别就在科学精神上。这一方面的普及就要困难一点,会遇到一定的阻力。  还有第三层,比前两层都更重要,那就是人的三观。相比之下,这才是最最重要的,也是最最需要我们来科普的,同样也是普及起来难度最大、阻力最大的。有好多人觉得自己的三观没问题啊,很好啊。是的,首先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你并不知道世界上存在着与你不一样的三观。而且有了对比、发现了区别,你也并不觉得问题出在自己身上。这就是三观,所以它难以普及嘛。  举几个例子吧,下面要举的这些例子是层层递进的,每一层都涉及到三观问题,但是每一层中招的人数不一样多,认识的难度也不一样。  第一个例子:你是否抵制日货——当然也包括韩货等等,并且看到邻居买的日本汽车,觉得有必要把它砸了?嗯,在这个题目上丢分的人,现在已经不多了,但依然有。猫哥听到过这样的辩解:“砸了车又怎样?他让日本人赚到了钱,他把钱送给日本人造子弹来打中国人,所以他必须付出代价。”还有一种说法是这样的:“砸车虽然不好,但是可以提高买日货者的后续风险,等同于提高了日货的综合成本,我对于降低日货的销量是有帮助的。”  第二个例子:发生灾难了——比如地震,企业应该捐多少款你才满意?不捐的或者捐得比较少的,是不是要把他们公布在网上。以人民的名义造成巨大的声浪来逼他多捐点款?还有人把大企业的800电话都公布出来,呼吁大家一起拨打,打到客服瘫痪,以此相逼,觉得自己做了一件大好事。这个离我们不遥远吧,你自己是不是这样认知?或者你身边是不是有这样的认知?  第三个例子离我们就更近了:咱们伟大的祖国在进行盛大的阅兵式,你怀着异常激动的心情,先看了直播,然后换台看录播。一天盯着不同的频道看了几遍,就在你热泪盈眶的时候,你却发现还有某一位明星她居然不看阅兵式,她居然在给自己的儿子拍照?你是不是要号召全国网民一致声讨,直到她道歉为止?  第四个例子:在微信中广泛存在的拉票你是怎样看的?“我的宝宝正在参加最萌宝宝大赛,请路过的帮我投一票”。你是否让为了某些荣誉让自己或者亲人参赛?你是否为此把亲友群、小区业主群、同事群都打扰一遍?这个例子在我们身边比较普遍,除了好多人至死不渝地拉票以外,也有好多人无条件地帮所有看到的活动投票,只要他在群里看到,他一定顺手投一下,内心“我是活雷锋”那种高尚情感油然而升。  第五个例子:你觉得一个商品的价格应该等于它的制造成本。像《我不是药神》电影里那种药,它的生产成本很低,价格是不是应该以此为参考?这个例子所说的人在我们身边就更为普遍。以至于,像猫哥现在虽然是一个销售人员,但却从来不敢把我的成本价让人知道,不管你是我的同事还是亲戚,我最大气的时候是分文不收,好人做到底了,但是我从来没有以成本价销售过,就是不敢让人知道成本。其实《科学有故事》的主播汪洁前几天也发过一个感慨,他明明每周有两期优质的节目上线,不收你一分钱,然而还是有人对他同时开播收费专辑表示不满。你凭什么讲科学知识还收钱?所以,像汪洁的某些听众,在这个层次上,三观也属于要被科普的人群。  除了以上的这些例子以外,还有好多考验三观的事,那就更有争议了。像同性恋现象,你是怎样看待同性恋这回事的?能否理解并且给他们祝福?还有最近这些年的社会现象:你是怎样看待一把年纪还不结婚的?你是否尊重他们的个人选择?  在猫哥的眼里,我最要做的科普是普及正确的三观。所以我才反对照本删那种拿残疾人取乐的小品,我才反对催泳圆那种拿别人的私生活当武器的斗争方式,我还反对过“我和你妈同时掉河里你先救哪个”这种把别人逼到墙角的考验方式。这种科普,比普及科学知识和科学精神更为重要。如果您是猫哥的听友,您一定会发现,就在读小说的缝隙里,这些三观话题都会随时蹦出来。比方说,猫哥给女儿读《射雕英雄传》的时候,女儿明明才四年级,小小孩哎,我就顺带着《射雕英雄传》的故事,讲了“我和你妈同时掉河里你先救哪个”这种问题它的实质,以及为什么不该问,以及如果有人问这类问题你应该怎样处理。这些都随着平时的节目,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  有好多人对我说过:“看了你这么多文章、听了你这么多节目。我发现你的三观特别正。”听到这样的评价,我是最欣慰的。但同时,我也很坦承地告诉他:其实就在十几年前,我的三观也不是现在这个样子的。最近这十几年我一直在改变。我这样的回答,一方面是告诉大家我也很普通。另一方面其实我更想说的是:任何人只要从今天开始改变起来,都不算晚。  那么,给我带来改变的究竟是谁呢?其实是我这么多年碰到的一个又一个长辈、同学、朋友们。  就拿我的父亲来说吧,从我幼年起,他就从来没有鼓励过我打小报告。当我的哥哥犯了错误,正在接受批评、甚至接受处罚的时候,那时候我还小啊,才几岁啊。我会说“是的是的,我也看见他怎样怎样了”。结果我父亲非但没有把我的话拿来作为证言,证明他处罚大儿子的合理性。反而对我进行教育,不允许我在别人有困难的时候落井下石。大家想想,一个才几岁大的男孩,能接受到这样的三观教育,这是多大的一件幸事?你坦诚地告诉我,你自己读书的时候,你的老师是不是在鼓励同学之间互相揭发?我可以很负责地说,我读这么多年书,没有碰到一个老师在这方面比得过我父亲的。多年以来,我们发现,有好多人到现在还不理解司法中的“不被强迫自证其罪”原则,还站在“效率”的角度,为粗暴执法叫好。这些根植于内心的三观问题,其实从你出生以来,就通过一点一滴的小事在参与你的养成。像粥立剥被宣布无罪的那天,好多人听说米国的司法觉得不可理解,并不觉得程序正义有多重要。其实就是思想深处的三观。我感谢我有这样的父亲。  我父亲每年春节要我写春联,我说我写得不好,我有个同学练字很好,是书法家,我把红纸拿去找他。我父亲是这样对我说的:“只要是你写的我一定贴出去,你找别人写的我不贴。”这就是一种鼓励,我读这么多年书,受过几十位老师的鼓励,但是没有哪个像我父亲这样从心底里给过我支持。  在我的工作中,有好几位领导对我的三观纠正起到了很大的帮助。比如一位姓蔡的,我曾经在“相对论”节目中讲到过他,他做我的领导只有短短的几年,但是那几年,他经常跟我关起门来闲聊,看似不经意地聊天,但却给我带来了很大的改变。后来还有一位姓吴的领导,他鼓励我做节目,专门为我开劈了一个以我的网名命名的评论栏目,就叫《猫哥微评》,让我写整整一年的评论文章,让我把我的三观写出来,并且放心地登载。其实,不断输出三观的过程,对自己三观的进一步养成是很有帮助的。  除了现实中的这些师友以外,还有好多没有谋面的朋友们,那就是网上的师父们。比如《罗辑思维》的罗胖、《菁城子》的陈兴杰,他们对我的三观改变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还有一位叫小强的也是主播,他既是《喜马拉雅》有声电台的主播,也是真正的实体电台的主播,也就是说您用收音机可以听到他的节目的那种。他讲的题材就是小说,不涉及科普,但是讲得很精彩,在节目中侃侃而谈,知识面横跨七大洲、纵越五千年。可知他读书面有多广。猫哥比他虚长几岁,一向自称我喜欢读书,可是我的读书量应该只是他的零头。所以听到后来,我就大量购买他的付费内容,其实也就是花钱买他替我读书啦。读书面这么广、讲得这么精彩、三观还非常的正。这样的人,不发现则已,发现了哪能放过他。  下面要说一说科学这方面了。也就是科学精神和科学知识。首先我是物理专业的,科班出身。所以在接受科学内容、讲述科学知识这方面,我的底子本身就比别人厚。在这样的前提下,我就结识了《科学史评话》的主播吴京平。  结识吴京平的原因是因为《喜马拉雅》的同类节目推荐。因为猫哥我自己也在做科普嘛,虽然说内容跟吴京平不好比,但是毕竟算同一个分类的。《喜马拉雅》会不断地给你推荐你喜欢的内容。所以我自己做科普,他推荐的也是科普。于是,我就听到了《柔软的宇宙》,那时候还叫《宇宙大爆炸》,他也没有出版纸质书呢。  后来结识《科学有故事》的汪洁也是因为《喜马拉雅》的推荐。我听到了他播讲自己的书《时间的形状》。然后就如饥似喝地听《星空的琴弦》、《寻找外星人的科学》——现在正式定名为《亿万年的孤独》并且也出版了纸质书。  汪洁是令我敬佩的主播,他原来跟我的工作是一样一样的,就是个IT人,结果他把自己的饭碗砸掉了,一心一意做起了职业科普人。对于听众来说,可以听到一个人全心全意的作品,当然是更好的结果;对他自己来说,他敢于把自己的未来压在这一方面上,是他的能力、魄力和自信。他在科普上的探索远超我当初的想象。他保持着跟听友们很好的互动,不仅答疑解问,还让听友参与到他的节目中来。如果大家全面地听过汪洁的节目,应该能听到其中还有我的声音。还有他们联合好几个热衷于科普的主播们成立了“科学声音”,由一个一个单独的主播,组成了一个有理想、有实干的组织。他们的作品已经远超有声电台的节目,还包括做视频节目、出版图书、线下演讲等等。这样的专注和努力都是我敬佩的,他们这批人就是我望尘莫及的导师。虽然猫哥比他虚长几岁,但是就水平而言,认他做导师,还得看他愿不愿意收我了。  言归正传,现在,科学声音组织又出了两部新书。一部是《科学有故事》的汪洁写的《亿万年的孤独——地外文明探寻史话》,还有一本是《科学史评话》的吴京平写的《无中生有的世界——量子力学外传》。  书本和音频节目有什么不同呢?有几大不同,第一是搜索速度不一样,当你要查一句话的时候,比如查找一个数据,翻开书,只要是读过的,还有些记忆的,基本上会在一两分钟之内查到。但是音频就不同了,你可能要花半天到一天来搜索你要听的那句话。由此带来第二个区别,就是纸质书可以前后翻着看,当你看到后面,又想翻到前面去印证一下的时候,只有纸质书可以做到。这就是猫哥明明有两部kindlw却依然读纸书的原因。第三个区别嘛,只有纸书才能提醒你经常读读,这就像银行卡里的钱没感觉,而钱包里的钱很有感觉是一样的道理。还有一个区别,好多人羡慕猫哥生了个爱读书的女儿,居然不要玩手机、不要玩ipad、不要看电视,一有空就看书。怎么陪养的?原因很简单嘛,因为我家最多的就是书。她从婴儿时期一直长到现在,看到她的爸爸一直在读书,她当然会模仿,只有模仿了才会发现书中的乐趣嘛。听过猫哥之前的节目的朋友也知道,猫哥走到今天这样,也是因为我的父亲当年有大量的书可读嘛。说到底,这就叫“书香门第”嘛。  很荣幸,科学声音组织提供了两本书给咱们,给到各位猫哥的两位听友。之于这两本书究竟给的是哪两位听友,咱们先来了解一下这两本书,然后猫哥再宣布玩法。下面是广告时间,稍后见。  ======两部书的宣传片======  下面,猫哥要宣布一下这两本书将要送给哪两位听众。请大家在本节目下留言讲一下你对科学的观点。观点不一定要高大上,也不一定要按猫哥所说的正确,但是至少要自洽。这个要求很低啦,就是你自己要能说明你的观点。  也许有人要问,我跟你是站在对立面的,你反肿医可我支持肿医,你支持转鸡阴可我反对转鸡阴,但是我也想要这样的好书,我是不是被你排除在外了?不是。听我说啊,猫哥我不管是过去、现在还是将来,都不会要求谁跟我意见一致,也不会因为意见不一致而对谁有偏见。但是,你得通过你的逻辑来说明你的观点。比方说,你支持肿医,很好啊。但是你不能喊口号说“因为这是老祖宗的,所以它一定是对的”。这叫抬杠,你至少可以说一下你考证的过程和你考证的结论,还有你的论证逻辑嘛。还有认为转鸡阴是有害的,你不能喊口号说“古代没有这东西,现在硬生生造出来的,所以它有害”。这种抬杠太容易反驳了,古代还没有手机呢,你现在居然用手机听我的节目。所以这种层次的发言,书是不会给你的。  好了,我有没有把规则说清?你可以说出你自己的科学观,不管支持还是反对,只看你站在你的角度能说清楚。就这么简单。我们一共给一周时间,这两本书将会送给两哪位听众,国庆节前揭晓答案,国庆节您就可以在家里看书啦。  最后要做一个提醒:猫哥在《喜马拉雅》上的节目会被自动采集到其它平台上,您要是在那里听习惯了,也留言习惯了。那么,不好意思,您的留言我看不见。  节目的最后跟大家汇报一下我接下来的打算吧。我想先从“翻录”自己写的科普文章做起,把这些年我自己写过的科普内容,包括《猫哥微评》专辑的文章,也包括其他文章,先把这些录成有声节目。我要录的第一个专辑,跟《亿万年的孤独》题材一样,也是人类寻找外星人的科学。当时一共写了八集,现在录成几集那不一定,可能还要适当改一改。毕竟10年过去了,那可是2008年写的。这些翻录的作品呢,就不会继续发表在《猫哥详说红楼梦》这个专辑里面了,会发在另外一个早就存在的专辑,叫身边科普,所以大家从现在起可以订阅那个专辑了。

31mins

19 Sep 2018

Rank #8

Podcast cover

红楼梦396愿与您共享灿文化,请听我讲述新科学

  猫哥终于还是要说到肿医(喜马拉雅上的文稿禁止的某些词,用同音字替代,下同)。在读《红楼梦》的过程中,猫哥在某些情节提到的情况下,会顺带着点几句点评,但始终没有深入。一是时间不允许,二是有意在回避这个话题。但是,随着我们的讨论一步步深入,这个话题终于还是要说出来。记得有一次,猫哥在公众号里讲了一下什么叫科学、科学有些什么特征。结果我原计划不提肿医的,说着说着才发现,这几乎是必然出现的。但是,猫哥这次要跟以往不同,换一个角度来说。  在开始这一期节目之前,猫哥先要强调两个大的误区。  第一、只要提到肿医,必然有人跟我提希医。但是,实际上,猫哥在批评肿医的时候,推崇的是现代医学,而不是所谓的希医。大家口头上所说的希医,其实应该叫现代医学。而传统的希西,也就是西方的古代医学,非但没什么好赞的,而且很恐怖,什么地水火风是他们的理论基础,放血疗法比咱们要吓人得多。  现代医学不分国界,中国的工作者也在其中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所以为现代医学点赞并不是长他人的志气、灭自己的威风。再说,就算灭自己的威风,坦诚地承认自己的不足,作为猫哥的听友,这点气度还是要有的。  第二个误区是什么叫科学,大家从小开始就立志做一名科学家,至少猫哥我也是被逼着这么说的,不这么说我妈不同意。但是,我妈之所以要让我当科学家,只是因为她觉得科学代表真理、科学代表正确。而实际上,科学这个东西既不代表正确、更不代表真理。下面我们有必要先说一下科学,才能进一步解释从科学这棵大树上长出来的一朵小花:现代医学。  在人类历史中,有科学的历史很短。如果猫哥问你,什么时候才开始有科学的。估计你会回答“几千年前吧?”因为,早在战国时期,中国的墨家就发现了小孔成象,而且用“光的直线传播”解释了小孔成象的原理。早在1500年前,祖冲之就已经把pi算到了小数点后面7位,他说pi的值在3.1415926和3.1415927之间。还有指南针、火药、造纸、活字印刷这些伟大的发明呢?但是,猫哥要说的是,您说的这些都叫技术,不叫科学。科学是一个体系,而不是某一个孤立的发现。  只要提到中国古代没有科学,就有人跟我说:你怎么可以数典忘祖?你居然无视你祖先怎么怎么优秀卓越……,然而猫哥在反驳之前,先要告诉你,你别急,其实西方在古代也没有科学。在整个地球上都一样,有技术而没科学。古希腊在代数学方面的钻研深度远超中国,比中国后来的祖冲之要早五六千年,古埃及创立了几何学比古西腊的代数更早,而中国人在几何方面一直只有一些简单的定义以及勾股定理、以及用割圆法推导圆面积公式等等,一直没有能够把几何看成一个体系,系统的几何学是明朝才传入我国的。坦然地承认这些不叫数典忘祖,再说了,西方也是只有技术、没有科学。不管是东方的中国、还是西方的欧洲,古代都没有科学,只有散落在各处的技术。真正的科学从诞生以来到现在400年都不到。  猫哥我一直很纠结要不要做这样的节目。因为,猫哥我不遗余力地做了这么多年的科普,从来没有改变身边任何人。不光猫哥我,就连方舟子、罗辑思维的老罗、科学有故事的汪洁、卓老板谈科技的卓老板、科学史评话的吴京平……这么多人,他们从更精确的数据出发、从更有力的证据出发,不遗余力地做了这么多年的努力。也依然没有能够起到任何可以看见的效果。  但是,在猫哥看来,制作肿医类节目至少有两个作用:  第一,划分群体。像科学有故事的汪洁,他连续几年做的是硬科普,所以,他的听友群全是最坚实的科学迷。他虽然不见得把谁改造成了科学迷,而是他通过努力,把这样人从茫茫人海是找出来,聚在了一起。  猫哥我呢,在前面就说过,我读《红楼梦》最大的收获是把散落在全世界各地的《红楼梦》爱好者找出来聚在一起了。但是,《红楼梦》全篇读完了,猫哥要郑重地告诉大家。猫哥是一位《红楼梦》读者没错,但同时也是一位过硬的科学迷。所以,迷恋八字算命的、迷恋肿医的、迷恋宗教或者其他神怪的,你跟我不是一路人。  第二个呢,如果在我的听友里还有10岁左右的小孩,我祝贺你,你现在思维还没有被定势。我也许对你有帮助。如果在猫哥我的努力之下,多了一个会理性思考、多了一个敢于否认社会现状、多了一个将来能分清科学和巫术的人,那么,我会感觉很骄傲。  猫哥打算先不说医学,先说一下什么样的东西大家最容易相信。  我们人类,以及其它形形色色的动物在地球上进化了几亿年。我们的大脑是为了生存而生长的,不是为了理性。当我们和其他动物一起生存在险像环生的野外,我们需要学会的是:什么样的情况会出现危险,发现什么样的动静要赶快逃命。而不是花时间来分析一下因果关系和逻辑关系。所以缺乏理性是地球上每一个生物的共同点,也是每一个人的共同点。我们从呀呀学语开始,我们的大脑最愿意接受的是简单的因果关系。我们从2岁到4岁的时候,说的得多的一句话是“为什么”,而且每一个“为什么”都是一层因果,而不是一条因果链,因为我们的大脑需要这样的、简单的、直接的因果关系。  人类第一次开始想复杂的问题,是大约5千年前,在地球的各个角落,包括古中国、古埃及、古希腊、古印度,同时出现了一批为天地万物而思考的人。他们为什么这么齐刷刷地同时出现?并不是他们之间有交流,而是在这个时候,人类已经生活安定,不再随时准备逃命,而且奴隶制度已经从繁重的劳动中解放出一批人,这批人从政治上讲是坏人,他们是奴隶主,但是,他们终于从体力劳动中解放出来,有时间来思考天地万物。  首先,人类最初的思考都是简洁而直接的。刮风下雨、电闪雷鸣都是因为天神,生老病死都是循环的。在这些方面,地球上各个不同的种族——虽然并没有沟通过——居然又一次取得了一致。说明在这些问题上,人的大脑工作方式是一致的。  前阵子看到一则笑话,说有一群成功的企业家在一起吃饭,大家谈谈自己是怎么成功的。每一个人都讲了自己所作的努力,最后有一个人说:“有一部电梯中乘坐了三个人,一个在原地转圈、一个在做俯卧撑、一个在用头撞墙。电梯上升到50楼停下,50楼的主人问‘你们是怎么上来的’,他们回答说‘我是跑步上来的’、‘我是做俯卧撑做上来的’、‘我是用头撞墙撞上来的’。实际上所有人都是坐电梯上来的,这台电梯叫做中国经济的宏观起飞。”  这是一则笑话吗?是的,所有人都能知道笑话讽刺的是什么,但是,各位听友,你以为你不是那个用头撞墙的人吗?我在我身边发现了许多这样的人,比如有一个妹子,他去某一个店里打针减肥,她兴高采列地告诉我说,她又去打针了。当我说咱们一起吃饭吧,她拒绝了,她说,打针减肥的疗程期间不可以吃晚饭,每顿只能吃4个小番茄。我问她饿吗?她说饿得头昏眼花,但是为了疗效只能忍着。请问,如果一个人真的每顿只吃4个小番茄,还用得着打什么针吗?你比那个坐在电梯里用头撞墙的人好在哪里了呢?  我们看到的因果关系有的时候并不正确,有时候可能是别的因素在干扰。再讲个笑话,说有一个学生做了一个实验。把蚂蚱放在桌子上,对它大声喊“跳,快跳”,蚂蚱跳了。下一步,剪掉它的后腿,再放在桌上,大声喊“跳啊,跳啊”,它不再跳了。于是,这位学生得出实验结果如下:后大腿是蚂蚱的听觉器官。  这是一个笑话吗?是的,你一定知道这个笑话在讽刺谁。可是你以为你自己就不是这样的小孩吗?我发现身边有大量的例子啊。有好多朋友对我说,他养的狗能听懂他的话。他只要骂一声,他的狗马上就乖乖地趴着不动,连耳朵都耷拉下来了。其实这就是你没有做更多实验来排除其它因素呀。实际上狗只能区分出不同的音调。如果你用温柔的语气说:“小狗狗,我把你杀了,马上炖一锅狗肉”,它一定会开开心心地对你摇尾巴。如果你用严厉的语气说:“你看门看得不错,很尽责,马上我去买排骨来奖励你。”只要你的口气够严厉,它一定早吓得趴着不动了。所以,要证明狗是否听得懂你的语言内容,只要多做几次实验,可你偏偏不做,只凭一次实验或者同一种实验反复做N遍,就宣布结果。你比那个声称蚂蚱的听觉器官是后大腿的小孩好多少呢?  这个例子还不够典型,那猫哥可要举另一个例子啦。某人生病了,他吃了我的药,好了。所以我这个药就是有用的,你们快来买啊,再不买就没了。如果你相信这句话,那么,你比那个声称蚂蚱的听觉器官是后大腿的小孩好多少呢?  这就要说到另一个问题了,我们的大脑经常分不清因果性和相关性。这也有一个笑话,据统计,冰激凌的销量与溺水死亡的人数相关,当冰激凌销量上升的时候,溺水死亡的人也增多。这个数据与国家、民族、地理位置无关,在世界各国普遍存在,所以吃冰激凌有造成溺水死亡的可能。  这是一则笑话吗?是的,大家都能看出来为什么冰激凌的销量上升、溺水死亡的人也上升。因为到了夏天,买冰激凌的人多、下水游泳的人也多。这两者是相关的,但是没有因果关系。  但是你为什么觉得你不是那个认定冰激凌能造成溺水的人呢?我身边就有好多这样的人啊,他们说吹空调会造成感冒,说得那么暂钉截铁、那么不容分辨。你不是其中之一吗?其实是因为空调房间一般都不通气,而且往往多人挤一间,增加了交叉感染的机率。  说完了因果关系,下面要说逻辑关系了。  我们的祖先从5千年前开始涉及层层递进的逻辑关系。每一位初中生都知道,数学分为代数和几何。这两门学科现在老放在一起,连考试都是一张试卷,其实它们分别起源于古埃及和古希腊。不管是代数还是几何,都需要一环一环的连续因果关系。从一个公式推演到另一个公式,或者从一个定理推演到另一个定理,这中间可能要经过几步、十几步的连续推演,其中任意一步单独拿出来都必须有严格有效的证明,只要有一步被推翻,整个链条就被推翻,结论就不成立。  这种严密的、一环扣一环的严格证明,很可惜,自从被发明出来以后,一直没有推广到数学以外的领域。像毕达哥拉斯这样的人,以及他的徒子徒孙们,发现了这么多数学规律,却一直沉迷于数学本身,从来没有想过身边的万事万物其运动规律与数学可能存在联系。第一个认为自然界的运动可能与数学有关系的人,一直到几千年以后才出现,他叫牛顿。  在这漫长的几千年里,不管是东方的中国,还是西方的欧洲,都用思辩的方式来解释万物,而不是用证明。虽然代数证明和几何证明都已经被发明出来,但是没有用于解释自然现象。在中国,传承下来的是阴阳和五行,西方也有四元素说,你可以把四元素当成他们的“四行”。因为这些东西看起来有道理,所以我们就会不加思考地接受。  这里又要回到我们的大脑,我们的大脑有另一个问题,就是只要有点关联关系的,我们都会接受。我们大脑缺乏天生的严密逻辑,而且我们根本不觉得有什么必要。所以像“转发就能保佑妈妈健康长寿”、像“为属龙属蛇的转一下,明年就会顺了”这种事才能大行其道。连这种信息都有人相信,何况用阴阳五行包装起来的因果关系呢?  所以,不管是东方的中国,还是西方的欧洲,思辩都是最流行的。流行就意味着有人生产、也有人接受。而且这种接受是不带任何杂念的,没有人想到过要求证明一下。比如中国吧,你只要说“天圆地方”,所有人都相信,非但不需要证明,而且也从来不会有人想到要问问证据。因为你听到的一切都是对的,父母、长辈和老师说的都对。但是当你多想一下,你会发现。思辩的内容都是听起来很有道理,实际不上符合逻辑的。  猫哥再给大家讲个笑话,你现在去一趟美国,飞机上花掉的时间大概要14到16小时。很慢嘛,什么狗屁飞机,还说是高科技呢。所以说,不要盲目相信科技,咱们老祖宗的牛车还是挺有用的嘛。  这是一则笑话吗?是的,你很能发现它的可笑之处,它说对了前半句,飞机也不是太牛,去趟美国还要十几个小时。但是前半句与后半句没有逻辑上的关系,并不能就此证明牛车更好。问题是,你凭什么以为自己不是这个笑话的主角?猫哥听到无数人说过:“不要迷信希医,希医治不好的病多了?所以老祖宗的肿医还是挺有用的。”。如果你也曾说过这样的话,你比那个坐老祖宗的牛车的人好在哪里了呢?  有一种思辩的观点,说“连中国政府都承认的东西,你居然把它说得一无是处”。这句话显然不具备严密的逻辑。每当说起贪官污隶、每当说起苛捐杂税、每当说起教育不公平、每当说起高考不合理的时候,所有人都陪着我一起叫骂,怎么当我说起肿医的时候,就拿国家和政府来证明了。烧香拜佛还有人说很灵呢对吧,不能说因为有人支持就反推它是有效的吧。  下面讲个笑话,这可是思辩的绝活:英国人在3000年前的地层中挖出一根电话线,于是说:我们英国人早在3000年前就已经发明了电话。德国人也到3000年前的地层里挖,什么也没挖到。于是说,我们德国人早在3000年前就发明了手机。  这是个笑话吗?是的,但是你知道吗?你自己就是这样的德国人。有好多朋友对我说,希医算什么?肿医是治“未病”的,也就是说,肿医在你还没病的时候把你冶好了,所以你就可以不要希医了。如果你也相信这个逻辑,那么,你比那个什么也没挖到就声称3000年前发明手机的人好多少呢?  有许多人相信肿医治“未病”这种说法,因为这个理念天然是对的,的确要以预防为主,没有病的时候就要防病。全世界70亿人,没有一个人会否认这句话,没有任何一个人会说预防不重要。但是问题在于,这个“未病”是怎样治的,从来没有一个人跟我说过,“来来来,把这个吃了,你的‘未病’已经被我治好了”。实际上,现代医学注射的种种疫苗、种种消毒和杀菌……这些来自现代医学的内容才是真正的治未病。  我们的大脑还有一个机能,会绕开你的控制主动寻找自己认为合理的答案。有的时候,这个答案并不是你要的。有一个游戏你一定玩过,就是一组表示颜色的字,像红、绿、蓝、黄、紫、青等等,这些字本身显示的颜色又是不同的,你必须读出它们实际显示的颜色,而不是这些字本身。结果,如果这些字用俄文、阿拉伯文写,你读起来一个不差,一旦用汉字写你就读错了。这是因为大脑在理性思考的前面挡着另外一层更直接的机制。  像这个读不出文字颜色、只能读出文字内容的游戏,所有人都知道自己被大脑忽悠了。但是有的时候,你是不会知道的。  你发现很多东西存在合理性,所谓“存在的就是合理的”,不仅找出合理性,还能找出必要性。其实你依然是被自己的大脑忽悠了。如果存在的都是合理的,那占卜星相你怎么看?我手里还有过一张纸,一个妹子给我的,据传是清宫里生男生女的表,指导皇上和娘娘们的,百试百灵的哦。你又怎么看?  再来讲个笑话,有两位老太太在一起聊天,老太太说“我儿子可遭罪了,我那儿媳妇太赖,天天要我儿子烧饭扫地洗衣服,连饭和茶都要端到媳妇面前。”别人问她“你女儿怎样?”她兴高采烈地说:“我女儿可幸福了,找了个老公对她很好,天天主动烧饭扫地洗衣服,连饭和茶都端到我女儿面前。”  这是一则笑话吗?是的,但是,你以为你不是这个笑话里的老太太吗?当正规医院宣布某一个病不可能治疗的时候,你大骂这算什么医院,光会收钱。而肿医治不好病的时候,你会很坦然地说“治得了病、治不了命”。在这个时候,你比那个为女儿女婿点赞,却抱怨儿媳妇的老太太好在哪里?  实际上,这句话荒唐之极,治不了的病你要坦然承认,现代医学就敢于承认啊,不知道就是不知道。凭什么病人都已经死了,你还要声称你已经把他的病治好了?所谓“治得了病、冶不了命”?  我们的大脑经常在我们自己还没有控制的时候就已经替我们想好因果关系了,有的时候我们会觉得很正确。所以,全天下的父母在反对孩子玩ipad的时候,拿出的理由都是伤眼睛。为什么玩ipad是伤眼睛的,而我小时候在昏暗的媒油灯下写作业就不伤眼睛了?因为这是游戏、那是写作业嘛。  我们的大脑还有个选择性的问题,最喜欢接受激动人心的故事,如果感动到让我落泪那就太好了。前几年我一位好朋友组织了一次“感恩夏令营”,好多父母把孩子交给她,一起学习感恩,在那个课程里,几乎每一节课,在场的家长和孩子都痛哭流涕,哭到无法自已。最高潮的那节课,父母齐刷刷正禁危坐,小孩齐刷刷跪作一排,行了叩拜大礼。结果这个夏令营让我骂了个狗血喷头。我告诉他们,我自己也是老师,我知道你们的问题在哪儿。我当年教书的时候,如果课程哭作一团,也会显得很成功,如果笑成一团呢,就显得太乱了。但是实际上,让孩子学会知识,最有效的是让他们从头笑到完。关于这个事情,大家可以读一读我的另一篇文章《奴化教育几时休》,这里就不读了。  前几天,有一位朋友为了反驳我的观点,为了说明肿医很牛。讲了一个感人的故事,说在一个大会上,有人发言骂在场的人都是饭桶,你们就知道用仪器,什么X光透视、什么CT、什么核磁共震、什么验小血、验大血。有本事把机器关了,没有了机器你们就是饭桶。你看我们,只要动动手指,就把所有的病治好了。末了,还说整个会场上寂静无声,所有希医工作者都惭愧地底下了头。我对那个人说,你这故事明明是个谣言,你居然选择了相信,这说明什么?就说明你愿意相信编出来的让你血脉喷张的故事啊。  其实,现代医学需要仪器没错,因为有些观察和测量不能用人眼人耳进直接行。肿医倒是真的不用仪器,但是那些骨裂啊、胃溃疡啊、肿瘤啊,肿医要么同样治不好,要么连这种说法都没有。凭什么说他不用机器就能治好所有的病。你连听都没听说过的病,你真的用手指发现了并且治好了吗?  我们的大脑总是相信早已存在的事情,而对新生事物充满恐惧。所以我们才抵制转基因嘛,别说转基因了,连微波炉也抵制,味精也抵制。猫哥在前面有一期节目已经对味精进行系统辟谣了,这里不再重复。你要知道,古代是没有转基因、也没有味精,但是古代还没有玻璃呢、还没有塑料呢,还没有不锈钢呢,还没有电灯呢。为什么有些不反对,有些却抵制呢?表面上你可以找出许多原因,实际上猫哥我认为,我们这代人是不锈钢、电灯时代的原住民,生下来呀呀学语的时候就在使用它们,所以我们见怪不怪了。而转基因是最近几十年发展起来的,是新事物。我相信你的子孙,他们作为转基因时代的原住民,也会很坦然地面对。不是时间证明了什么,而是见怪不怪了,没必要证明了。至于生命科学,一直到现在还在继续进行中,暂时没有看得见的大进展,所以你才会对新生的医学充满恐惧。  我们的大脑总是倾向于相信一切我们看到的表象,我们并不是与生具来就有质疑精神,质疑都是后来学会的。特别是同时有几种不同的说法时,我们会被迫思考一下了。而平时,我们往往就直接相信了。  讲个笑话,前几天不是高考嘛,一则谣言传了几年,今年还是有人传,说“捡到一张准考证,考点是一中,大家一起来转发”。  这个谣言传了几年,以至于现在谁传就成了大家的笑柄了,但是,你现在会鉴别是因为你学会了,而不是你本来就会鉴别。如果你不学会一个原则,那么下一次你会栽在另一个谣言上,如此往复。这个原则就是“你所说的任何一句话,你都要亲自核实并保证它是正确的”。我们绝大多数人没有这个观念的,他们转发就转发了,如果是谣言,很坦然地说“转的呀,又不是我编的”,似乎只要不是自己编的,就无需为它的传播负责。于是,另一个大脑又开始了接受、相信、转发这样的环节,永无休止。  我们的大脑还容易被听起来高大上的说法忽悠。比如纳米增高鞋垫,纳米这个词,通过各种科普看多了,一定是科学前沿的事。所以把纳米垫在脚底,一定是可以增高的。连“哈佛戴高乐”都有人相信,更别说纳米了。  那么,难道就只有别人是轻信的吗?你是清醒的吗?  不是,其实我们每一个人都是轻信的。  你以为你不是吗?请告诉我,太阳为什么东升西落?是不是太阳在绕着地球转?你一定会说,当然不是,是因为地球在自转。每一个人幼儿时期就知道了这个常识:地球绕着太阳转、月亮绕着地球转。但是,猫哥要请问你,你有证据吗?你调查过吗?没有,你之所以说得这么肯定,只是因为你的父母和老师这样教你。那么,如果你的父母、老师是骗你的呢?如果全社会都是错误的呢?  你当然不会这么想,几百年前所有人都认为太阳绕着地球转,也没有一个人怀疑过。与你现在死心塌地认为地球绕着太阳转,不完全是一回事吗?  所以,我们每一个人的大脑都是轻信的,你不要把自己看得太高了。你现在之所以认知比古人多,是因为你站在巨人的肩膀上,这些巨人就是伽利略、牛顿、第谷、开普勒、洛伦兹、麦克斯韦、爱因斯坦等等等等。千万千万不要忘了,你的大脑跟几百年前、几千年前的人一样,你不比他们聪明,区别是你生下来开始听到的、看到的就是这些科学家的成果,所以你一不小心懂得了科学的知识,古人脑子并不笨,只是他们一生中得到的知识就是那样的。  现代科学为什么会诞生?是因为有那么几个人不轻信,所以,不轻信的人多多少少还是有的,但是绝大多数不是。如果非要认清一下自己,基本上可以这样概括:我们绝大多数人只是随大流的。别人说天圆地方,我就相信;别人说地球绕着太阳公转,我就相信。既然大家都是随大流的,那怎样做一个明白人呢?猫哥的选择是相信科学,而不是相信传统。为什么相信科学就好呢?首先我们看看科学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科学在最近400年才诞生?过去的几千年人们都干什么了?不是那时候的人笨,而是有一个必要的平台没有建立,什么平台呢?就是可以安全、公开、公平展示自己的研究成果而不被打击、主动接受同行评议、可以共同协作、可以隔着江河湖海但却有一套共同的语言的平台。  人类这几千年的文明史,从来没有放弃过对天地宇宙万物的思考,由此产生了许许多多的流派。中国就有女娲造人说、盘古开天劈地说,西腊也有盖亚、泰坦、普罗米修斯的传说,基督教的世界大家都知道,是上帝造人说。对于天地万物的解释,流派众多。对于生老病死的解释,也是流派众多。这些流派各执一词,谁也说服不了谁。如果你不相信我这个流派,好一点的情况是你爱信不信,反正我代表终极真理,你这个冥顽不灵的。坏的情况就是我把你这个异端杀了。  在人类所有的流派中,只有一个是特殊的,就是科学共同体。科学共同体的特殊性在于,他的每一个发现都必须得到别人的验证,而且是完全开放,任何人都可以验证。你有了研究成果,你要老老实实、一个数字、一个符号、一个小数点都不差地写下来,然后接受整个地球上所有人的检验。别人可以重复你做的研究,可能得到跟你一致的结论、也可能不一致。你必须通过同行们的检验,才能被认可。  科学共同体是有人类以来最开放、也最闭塞的一个流派。说它开放,因为谁都可以加入,不用写申请,不用谁同意。你说进去就进去了,别人非但不能阻拦,也拦不了。说它闭塞,是因为,你做的一切工作都必须公开,而且必须按共同体认可的方式公开,就是写论文啦,要极其细致,细致到别人可以直接重复你的实验。  科学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分支已细化到没有人能够了解一个完整的学科了。举个社会中的实例,我朋友开公司做螺丝的,他每天按订单要求做大大小小的螺丝,他根本不知道这种大小、这种形状的螺丝用在哪里。究竟是儿童玩的电动汽车,还是飞向火星的火箭,他无法知道。其实科研也是这样,有许多科研人员的研究已经是如此的边缘化,以至于同一学科里的其他人都不知道这回事。将来他们的研究在哪一个层面上能够擦出火花,这都是不知道的。  在科学共同体内部,任何一个人都可以查到另一个人的研究成果,也都是论文,任何一个人的研究成果都要主动提交到所有同行面前,并且缴请他们来挑刺。科学家们从来不觉得自己的结论一定正确,从来没说你挑我的错误我跟你急。不是的,他们被挑错了就是被挑错了,下次重新研究。  再说,科学界还有一个前提,研究的东西必须是可以被证伪的。也就是说,我作为一个科学家,我研究出来的结果首先要存在被别人推翻的可能性。有些事是永远推不翻的,比如你说世界上有鬼,只是任何人看不见,任何仪器也测量不到。这种不具备推翻可能的根本就不要提出来。所以,科学不一定是最正确的,但却是最能纠错的,最能让自己不出错的,或者说最能从错误中改过来的。  反观肿医,从来都只认典籍。所谓医术高明就是背了典籍,所谓医术不精就是没背完整。高低之分取决于从典籍里习得多少,从来不觉得典籍有可能是错误的。但凡有人说典籍有误,就如同被挖了祖坟。谁说《黄帝内经》和《本草纲目》不好,你就是汉奸、是忘祖,不配做一个中国人。  所以,你现在就该知道,肿医不具备纠错的可能性,而且,肿医体系并不是科学,也不是科学中的任何组成部分。说到底它就是一个巫术。  科学共同体是怎样对待病和药的呢?就是大样本随机双盲分组对照实验啊。在前面的节目中已经介绍过了,这里不再说。因为只有这种方式才是有可能发现不足、一点一点纠错的嘛。  下面说一下肿医支持者的几大误区吧。  第一个误区是把偶然当必然。我身边有一位医务工作者,注意啊,是医务工作者,堂堂正正的现代医学科班出身,在医院里工作。但是,她在朋友圈卖那种根本没听说过的药,而且一直在卖。她的医生身份也许对销售更有利,“你看这是医生卖的耶”。我有一次问过她,我说你怎么会相信这种东西。她说,谁谁谁吃了怎样了,谁谁谁吃了又怎样了。举了好几个例子。我说,你作为医务工作者,你是正规学校毕业的,你不知道个案不能代表效果吗?你居然不知道双盲对照实验?她说她不知道。  第二个误区是不知道相关性和因果性的区别。  第三个误区是用思辩代表实证。  第四个误区是缺乏实证观念,不知道任何结论都要有证据的支撑。最经典的一句话是“你们希医只是治表的,而我们肿医才是治本的”。这句话说了这么多年,没有证明过哪一个病是让肿医治了本的,相反,希医却实实在在地消灭了天花,这不是治本吗?  第五个误区是不知道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有好多肿医粉,听到别人批评,就会叫嚣“凭什么批评肿医?你有什么证据说肿医无效?”你想说你有效,必须你自己拿出证据来,别人没有义务来证明你是无效的,别人只要说一句“我不相信”就够了。  第六个误区是不知道怎样检验有效性。好多人把吃了药以后拉稀当成药物起作用了,说这叫做排毒,其实这是中毒反应。当然了,一提到中毒,立即有人说“是药三分毒”,还说“希药不也有副作用吗?”这是一句万能的托词。对啊,现代医学的确承认有副作用,但是现代医学是权衡之后作出的选择,而肿医却是无法证明疗效还要面临中毒的危险,完全是两回事。  第七个误区是不知道逻辑性。典型的就是那句话:“希医也有好多治不好的病,所以老祖宗的肿医还是有用的”。  第八个误区是太爱惜民族自尊。总觉得自己祖国五千年文明,所有方面都必须是最好的,如果有东西不如西方,那就不能接受。这个误区不仅百姓有,政府也有。所以中成药才可以绕开严格检验直接上市。  第九个误区是认为存在远古的密码,即使没被我们证明,也是因为现代人不如古人。  最后,猫哥得说一说,肿医如果真的想获得认可,应该怎样做。  第一步,先要有确切的、没有争议的定义,比如什么叫气、什么叫阴和阳,你得能精确定义吧。不然的话,每一个从业者、每一位研究人员,他们所说的气都是不一样的,你们怎样去证明正确或者错误?猫哥身边有一位相信肿医的,他还是一位医生。他对我说,他倾向于认为肿医说的气是物理学里的暗物质。我作为一个学物理出身的硬科普爱好者,虽然我要驳斥他,但是我至少要承认一点,他算是第一个(我所见到的第一个)试图把气给定义一下、建立共同语言的人了。  第二步,要建立可以对话的共同语言吧。比如你认为病是阴阳不调,那么阴是多少、阳是多少,你测一下,我也来测一下。咱们得到的数据是一样的,我才能认可你的说法。  第三步,从业者之间、研究者之间要有可交换的标准吧?比如切脉,怎样的脉搏叫沉?怎样的脉搏叫浮?你要能量化吧?不然的话,怎样保证每个从业者切到的脉是一样的描述?  第四步,要先否认古代典籍里的疗效,从零起步做实验吧。实验还要遵守大样本、随机分组、双盲这几条原则吧。  第五步,所有的实验,都要能够控制变量。不然就是前面说的“狗能听懂人话”的笑话了。说到控制变量,有一位听友开了句玩笑,倒是很有用。他说要研究一只蚊子给不同的人带来的伤害,那得叫同一只蚊子来多叮几个人?这其实已经触摸到了控制变量的边缘了。实际上现代科学没这么麻烦,只要把蚊子的过敏物质注射一下就行了。  第六步,要接受同行评议。所有的实验,要一字不漏、一个细节不隐藏地公布于世,邀请全世界人一起来验证。  第七步,按理说这条不用我来说的。不要偷偷摸摸摸摸欺上瞒下,比如到古书中借一个传统药方名称,实际配方却偷偷使用希药的成份。这不叫笨,这叫无耻。  最后,猫哥还要回答一个问题,有人说猫哥我是容不下不同声音的,有人说猫哥我全盘否认老祖宗的东西,把肿医说得一文不值。其实,不是。你看我几时跟宗教的人抬杠了?你要是说你说世上有鬼,我根本就不接你的话。你得先把鬼描述出来,是气体的还是液体的,形状、体积、质量、温度、带不带电、有没有自旋……这些说出来,让我按你的描述发现它。否则我连搭理你的兴趣都没有。  说到底,我之所以要反对肿医,不是因为它没文化价值,而是它自己认为太有实用价值了,它认为现代医学都是饭桶,关闭仪器以后就不如他了。它认为现代医学只能治表,而它能治本了。  最后的最后,推荐一些比我讲得更好的节目吧。《逻辑思维》有两期节目,一个叫《你怎么还信肿医》,一个叫《我们倒底该信谁》。还有喜马拉雅上《科学有故事》的节目,通过对天地宇宙、日月星辰的科普,教我们培养科学精神。《科学有故事》会告诉你:我们缺的不是科学知识,知识都可以查阅,我们缺的是科学精神。  这么多期节目做下来,从来都是独自完成的,只有这一期,猫哥我请教了《科学有故事》的主播汪洁。他在百忙之中对我的初稿进行了指点。在这里对他表示感谢。他是一个实实在在做硬科普的作家,自己写书,自己在喜马拉雅讲自己的书。我在本文中有许多观点都受他的启发而来。在此深表谢意。  《猫哥详说红楼梦》的音频到这里似乎要结束了。但是心里的那份留恋不会消失。接下来,我说不定哪天突然有了点新的想法,就录一集感想。这也是有可能的事,谁知道呢?我应该还会再找一些别的书来录制有声节目,究竟录什么书,听友群里算是吵翻了天,有人说想听《西游记》,有人说想听《金瓶梅》,有人说想听“鲁迅”。反正众说纷纭,永远没有结果,这个意见是不可能统一的。不过,目前至少还有三件事要做:第一、《猫哥详说红楼梦》还有300集左右是没有片头、没有片尾感悟的,我会慢慢地重新制作;第二、《从金瓶梅到红楼梦》还没有更新完,因为精力有限,一直没顾得上它,现在也要去更新它;第三、《江相派传奇》是我认为的一部好书,一部好小说,我也要抽出时间来录完它。除了以上这三条以外,其余的呢?慢慢来吧。

39mins

14 Jun 2018

Rank #9

Podcast cover

红楼梦395催泳圆必然遭冷遇,转鸡阴迟早上餐桌

  猫哥继续陪女儿读书,这是猫哥陪女儿成长的独特方式,以我的声音,陪伴女儿成长,陪伴女儿遨游书海。以前读过儿童书,如国内的《宝葫芦的秘密》,国外的《纳尼亚传奇》,读过金庸武侠,也读过古典名著如《西游记》,从今天起,正式开始读《红楼梦》。这不是直接对着原文的朗读,不是普通的有声书。而是在读书中饱含猫哥读红楼梦20年的心得,以及猫哥对人性的独特领悟,这是一份红学爱好者必听的红楼梦音频。  这不是我要说的,而是话赶话,赶到这里了。

30mins

13 Jun 2018

Rank #10